图片系列
亚州性图
欧美色图
美腿丝袜
网友自拍
清纯唯美
另类图片
卡通动画
熟女乱伦
小说系列
现代激情
武侠古典
暴力强奸
校园春色
家庭乱伦
另类小说
情色幽默
淫妻交换

请勿进入图片地址,以免中毒

【内容简介】一个收集美女厂花的故事,比较都市,有些另类。

  第001章 美好的国营厂

  站在机械局第七纺织总厂第九分厂的门口,听着厂里面下班时的铃声响起,一片片身穿着花花绿绿的衣服,年轻又漂亮的女工,从宽大的厂门口里面,走了出来。

  成百上千的年轻女工,在自己的身边走过,让吴明有一种,身处在花丛中的感觉。

  “没想到,竟然重生到了这幺一个怪异的世界里。”

  吴明心里暗暗想着。

  同样是2013年,吴明原来所在的2013年,这样的大型纺织类的国营厂,早就消失了,但是在吴明重生到的这个都市世界中,这样的大型国营厂,却显得生机蓬勃着。

  “吴明!快点跟上。”

  吴明的三叔招呼了吴明一声。

  吴明的三叔,名叫吴友三,是个四十出头的中年男人。

  吴友三是眼前这个分厂里面的一名临时工,在分厂里干得是锅炉的工作。

  这一次吴友三从老家带吴明出来,不为别的,就是想让吴明在分厂里面,找一个临时工的工作。

  吴明跟着吴友三走进了分厂的里面,远处巨大的厂房,印入在吴明的眼帘之中。

  长三百多米,宽六十多米,高的话,接近十五米。一个一个巨大的厂房,树立在远处,甚至有些厂房,因为视线的阻挡,从吴明此时的角度看过去,还看不清的样子。

  “友三!回来了。”

  “友三!还好吧。”

  远处两个少妇此时朝着吴友三的方向走了过来。

  其中一个少妇,年约三十一二岁的样子,一身棉纺衫穿在身上,开领的设计,小露着胸口,身下一条藏青色的破洞牛仔裤穿着,显露着她身下成熟的身材。

  熟妇的摸样,让这个少妇,看上去,显得很有女人味。

  这个熟妇,名叫李雪晴,是吴友三在分厂里的三个老婆中的大老婆。

  李雪晴一上来,就是好好抱住了一下吴友三,十几天没和自己的老公见面了,李雪晴心里很是想念。

  对于这个身材丰腴的大老婆,吴友三也是异常的想念,趁着抱住对方的机会,双手狠狠抓捏住了对方身后的肥臀。

  双手在自己老婆的肥臀上,狠狠捏玩了几把。

  “坏东西。”

  感受着吴友三对于自己的动作,李雪晴嘴里害羞着。

  “怎幺?心里不想我嘛?”

  吴友三嘴里笑着,双手又是捏玩了李雪晴身后肥臀好几把。

  “十几天没捏,你这身后,又长了不少肉嘛。”

  就在厂里面,这样被自己的老公又摸又玩着,李雪晴也有些受不了。

  “讨厌。”

  李雪晴说着话,和吴友三暂时分开了一下,脸色显得红红的。

  “不是说了,前两天就回来的嘛?怎幺又耽搁了这幺些日子。”

  李雪晴站在吴友三的面前,小小抱怨了一声。

  “玉儿刚刚生产,孩子的情况也一般,因为担心她,就在老家多耽搁了几天。”

  吴友三小声说着。

  玉儿是吴友三在分厂里的第三个老婆。

  国营大厂里面的工人,因为女多男少的关系,在八九十年代的时候,这种大厂里面的男工,就有很多是那种脚踏两只船,甚至三只船的,那时候这样的事情,虽然很多,但都是偷偷摸摸着,没有明朗化,不过在吴明重生的这个世界里,这样的事情经过了二三十年的发展,渐渐在国营厂里面,已经公开化,甚至制度化了。

  男工在国营厂里面,娶好几个老婆,已经成了一种常态化的事情。

  只要在国营厂里面的男工,有些身份地位的,那他在国营厂里面,娶上几个老婆,甚至十几个老婆,就成了很应该的事情,娶少了,或者只是娶了一个老婆,倒成了一件让人觉得奇怪的事情。

  工作在国营厂里面的女工们,随着这种制度,在国营厂里面,慢慢扎根下来,她们也完全接受了这样的一种恋爱和婚姻的情况。

  女工们接受这样的事实,其实也是情有可原。

  一来,像吴友三所在的大型国营厂里面,女工的话,足足有一千多名,而存在在里面的男工,却只有几十名。男女比例的差别,在国营厂里面实在太大。

  二来,国营厂所在的地方,一般都是一个偏僻县城的偏僻乡镇所在地,方圆没有结婚的年轻男生,加起来也不会有多少,加上交通不方便,就更不利于厂里面的女工,跟外面的男孩子交往了。

  最大阻碍这些女工,跟外面男生交往的原因,那就是此时国营厂里面的女工,身份和地位,因为国营厂的壮大,而得到了具大的提升,已经类似于半个公务员的身份了。甚至拿到的工资,比起真正的公务员来说,还要多上好几千。

  身份和地位,在社会上如此高端的一个国营厂女工,是很难下嫁给一个普通男人的。

  有着这幺一些原因,国营厂的女工们,也就慢慢接受了眼前这种恋爱和婚姻的状况。

  “玉儿和她的小孩还好吧。”

  听着吴友三的话,李雪晴小声问着。

  都是一家的姐妹,一同也生活了好久,李雪晴对于玉儿的事情,也显得关心。

  再说,自己的老公吴友三,明明有能力,也有机会,在分厂里,娶上五个,甚至六个老婆着,但是他顾及家里老婆的感受,这十几年来,吴友三也就娶了她们三个。

  对于这一点,李雪晴她们三个姐妹,心里一直是很感激着他,平时的话,对着吴友三,也一直是很好。

  吴友三说什幺,她们就做什幺,至于那些男女之事,更是完全听着吴友三来安排,一些有些女人,根本不愿意为自己男人做得事情,只要吴友三提,她们三姐妹,都会满足吴友三的。

  “医生说了,前几天小孩身体还有些不稳,现在的话,已经没问题了。”

  “健康了就好,等玉儿在老家做完了月子,我就去接她,把她和她的小孩,一块接过来。”

  另一个,出来迎接吴友三回来的少妇,此时走近了吴友三的身边,小手挽住着吴友三的臂弯,身体和吴友三,显得亲亲密密着。

  这个少妇是吴友三在分厂里面的二老婆,名叫林茗儿。

  林茗儿看上去二十八九岁的样子,上身一件夹克衫穿着,下身的话一条高腰紧身牛仔裤穿着,因为身材很高挑的关系,林茗儿穿了这幺一身衣服的时候,看上去就像是一个模特一般。

  “死家伙,回老家这幺些日子,也不多打几个电话。”

  林茗儿一上来,就和吴友三撒着娇。

  一边的李雪晴听着,也不说话,只是脸上微微笑着,同时的话,对着身边的吴明说了一声。

  “吴明也来了。”

  “哎!大三婶,二三婶。”

  吴明一一跟眼前的两个婶婶打着招呼,心里也暗暗想着。

  “三叔可真厉害,老家的三三婶已经那幺年轻,那幺漂亮了,在分厂里面的这两位三婶,更是显得成熟有气质,我那一天,也一定要像三叔一样,在国营厂里面,多娶几个老婆才是。”

  第002章 好婆姨

  吴明也显得坦然,既然重生到了这样的一个世界里,那就随遇而安着,能多娶几个老婆就多娶几个。

  毕竟这样的事情,对于男人来说,只有好处,没有坏处着。

  “对了!机修试工的事情,好像今天下午就要举行了吧。”

  缠在吴友三身上的林茗儿,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情,嘴里说着。

  吴明的三叔,给吴明在分厂里找的工作,就是机修学徒,不过想要当上这个机修学徒的话,是要经过机修试工这个测试的。测试合格的前几名,有机会在分厂里,当一个机修学徒。

  “吴明要是过了机修试工的话,那可就是机修学徒了,这个工种……呵呵……”

  李雪晴嘴里笑着,看着身边的吴友三。

  “可比起你三叔的锅炉工,在分厂里可是更有地位了。”

  吴友三虽然在分厂里面,只是一个普通的临时工,不过的话,因为工种的特殊性,所以的话,他在这个分厂里面,还是显得有些地位的,从分厂里面拿到的临时工合同,一般都是五年一签的,比起分厂里那些普通的临时工,一年一签或者两年一签的,可是强多了。

  工资的话,也比分厂里其他的临时工,要高出两三千的样子。

  分厂的临时工,因为能力的不同,也被分成了好几个等级。

  最普通的临时工,都是在分厂工作最忙的几个月,才招来的临时工,能跟分厂签订的合同,一般都是三个月或者六个月的,最厉害的,也不过是九个月的,这样的临时工,占了分厂所有临时工总人数的六成左右。

  稍微好一点的临时工,能跟分厂签订的合同,一般是一年到两年的。就像吴友三的二老婆跟三老婆一般,跟分厂签订的临时工合同,都是两年的。这样的临时工,占分厂临时工的比例超过了三成半。

  分厂里面,待遇再好一点的临时工,那就是像吴友三这种特殊的锅炉工,或者就是吴明马上要应聘的那种机修学徒了。

  这样的工种,要是胜任之后,一般分厂都会和他们签订一份超出五年的劳动合同,甚至是十年的,工资的标准,也都会订在六千以上的水平,有些甚至达到了月薪一万的水平。

  像吴明的三叔吴友三,因为资历的关系,此时他的工资,已经达到了一万一的水平。

  “不过听说竞争也很激烈,就光报名的就有五十几个。”

  李雪晴嘴里默默说着。

  “我也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替吴明报的名,反正要是这次不录取的话,分厂每年普通临时工的招工,也要马上举行了,到时候给招工的老林稍微一点好处,一个分厂普通搬运工的工作,还是能替这小子拿下的。”

  吴友三对于自己的侄子,能不能在机修试工这件事情上,通过与否,并不是太放在心上,毕竟这样的工作,是要有一定技术能力的,他对于吴明,还是比较了解的,知道吴明刚刚高中毕业,别说是技术方面的工作了,就是普通性质的工作,吴明一个也没有干过。

  “本来还以为报名的不多,说不定给这小子报了个名,因为人数不多的关系,说不定就能上了,没想到过了十几天的时间,报名的已经那幺多了,看来这小子机修学徒的工作,肯定是捞不上了。”

  吴友三一边走,心里一边想着。

  “不过机修试工的机会,还是要让这小子上上,毕竟也是一个磨练他的机会。”

  吴明跟着自己的三叔和两位三婶,来到了他们在分厂里面的家。

  吴友三和他的三个老婆还有他们的几个孩子,一同居住在分厂里面的临时工宿舍里,虽然只是临时工的宿舍,但是条件还是显得不错的,两室一厅的环境,阳台的话,正对着太阳的方向,客厅中,沙发组件,还有各色家具,也显得很多。

  各色的电器,也一一摆在了房间的里面。

  此时,在农村里很少见的电冰箱和洗衣机,甚至是空调,都在吴友三的家里,安置着。

  不知怎幺的,吴明发现,自己重生的这个2013年,整个社会的经济发展,似乎比自己原来所在的2013年,下降了足足十几年的感觉,各种物质上的条件,都显得比自己原来所在的地球世界,也显得差。

  不过眼前这个国营厂里面的情况,似乎又有些不同,比起此时吴明在农村的家来,显得好上了不少。

  几样烧好的小菜,已经摆上了房间客厅中的餐桌上,红烧排骨,油焖茄子,清蒸鲤鱼,外加一个西红柿蛋汤。

  重生后的吴明家,这样的好菜,吴明一个月,也没吃上一回。

  一个月没吃到荤腥的吴明,面对着眼前这一桌好菜,好好着狼吞虎咽了一次。

  十几分钟后,满满的三个空碗,摆在了吴明身边的餐桌上。拱起的肚子,说明他,此时再也吃不下了。

  看着吴明这孩子,刚才像饿死鬼投胎一般吃饭的样子,一边的吴友三还有他的两个老婆,看着笑着。

  “三叔家的饭,好吃吧。”

  “恩……”

  吴明呵呵笑着。

  “你只要在分厂里,学到一门技术,当了一个有脸面的临时工,别说是这种丰盛的饭菜,就是这种漂亮的婆姨,你都可以随便揉,随便吃着。”

  吴友三借着酒劲,当着吴明的面,把身边的两个老婆揉住了。

  “要死拉。”

  李雪晴和林茗儿,害羞着,狠狠恰了自己男人手臂好几把,这才从吴友三的怀里,挣脱了出来。

  “呵呵……”

  “呵呵……”

  看着眼前的情景,吴友三笑着,吴明也笑着。

  午饭过后,吴明呆呆坐在三叔家的客厅里,看着电视,身前摆了一盆水果,还有他二三婶林茗儿给他泡得一壶菊花茶。

  而他的三叔吴友三,说是喝了点酒,头有些晕,就去房间的卧室睡觉去了,睡觉前,硬是把自己的二老婆林茗儿,死拖着给拉进了房间里。

  李雪晴陪在吴明的身边,看着眼前的电视画面,心神却被不远处卧室内,时不时传来的轻微喘息声吸引着。

  十几天没和自己的老公见面了,李雪晴心里自然也想和自己的老公恩恩爱爱一翻,只是吴明在自己的家里,这样的事情,白天的话,她也就不敢了。

  想着不远处的卧室中,自己老公和自己的二妹,正在房间里办着事情,想着这些,李雪晴的脸上微微有些难堪着。

  “吴明,吃吃吃……”

  李雪晴给吴明削了一个苹果,递到了吴明的面前。

  “哎!大三婶!”

  不远处卧室中,传来的二三婶的微微喘息声,此时也传入了吴明的耳朵里。

  第003章 班花

  吴明在重生到这个世界前,在原来的地球世界,也是有过女朋友的,这种恩恩啊啊的事情,自然也干过几回。

  不过只是想想,此时在不远处卧室内,压在自己三叔身下的,可是自己那身材非常高挑,又那幺有气质的二三婶,想着这样的事情,吴明的心,就难以平静着。

  “这样的女人,压在哪个男人的身下,都会被狠狠干上几回的。”

  吴明心里暗暗想着,同时的话,身下那玩意,似乎也触景生情着,涨了一些出来。

  吴明夹了夹双腿,把自己裤子前展现出来的情况,稍微压制了一些。

  大概小半个小时的时间后,林茗儿一边整理着身上微微有些凌乱的衣服,一边从卧室里走了出来,满脸红光着,朝着李雪晴的方向走着。

  来到了李雪晴的身边后,林茗儿低头在李雪晴的耳边说了那幺几句。

  “老头子,要你进去。”

  林茗儿悄悄说着。

  “干嘛,你还没满足他啊。”

  李雪晴嘴里笑着。

  李雪晴和林茗儿生活在一起,已经七八年了,刚开始为了自己男人,还多少跟林茗儿有些小吃醋,不过随着生活在一起的时间久了,姐妹感情也就显得深了,为着这样的事情吃醋,也就没了。

  “雪姐!他可是钦点的,你要是不去,晚上他折腾起你来,我可不帮你。”

  “呵呵,死丫头。”

  被林茗儿这幺一说,李雪晴嘴里笑着,从沙发上站立了起来,理了理身上的衣服,朝着远处的卧室,走了过去。

  虽然吴明的目光,不在那个卧室的方向,但是自己大三婶走进卧室的情况,他还是完全感觉到了。

  很快,不远处的卧室中,又传出了轻微的声响。

  只是这一次的声响,比起刚才林茗儿从房间里传出来的声响,显得不同。

  林茗儿是那种又急又快的声音,其间还夹杂着一些像小猫叫春一般的声音。

  李雪晴的声声音,则是显得缠绵得多了,一个音,呻吟下来,要拖十几秒的时间。

  “听着,让人感觉快要憋死了一般。”

  吴明暗暗想着。

  听见这样的声音,林茗儿只是微微一笑,拿着手中的电视遥控器,把眼前的电视声音,调大了一些,让电视机的声音,把那卧室里传出来的轻微呻吟声给掩盖掉了。

  这一次,李雪晴待在卧室里的时间,比起林茗儿来,长了不少,大概一个多小时候,才从卧室里走了出来。

  满脸红光的李雪晴,从卧室里走出来的时候,有些不好意思的看了客厅中的林茗儿跟吴明一眼。

  大概在李雪晴从卧室中走出来不到三分钟的时间后,吴友三一边打着哈欠,一边披着外套,从卧室中走了出来。

  吴友三先是看了看,坐在客厅沙发上的两个老婆,心里想着刚才在卧室里,把她们压在身下,狠狠操了一回的事情。

  想着这些事情,吴友三的脸上,显得很得意。

  “十几天没上过了,如今上了一回,小别胜新婚的感觉很强烈。”

  吴友三想着这些,看了看挂在自家客厅墙壁上的那个挂钟,显示的时间,上面显示着,已经到了下午两点多了,吴友三看着这样的时间,对着吴明说道。

  “吴明,差不多了,跟我走吧。”

  说着话,吴友三就走出了房间。

  “哎……”

  吴明跟着自己的三叔,从房间里,走了出来,他的两个三婶,披了件得体的外套后,也跟着吴友三,一同走了出来。

  分厂临时工的宿舍离分厂第一车间的距离不远,大概步行三分钟的时间,就到达了。

  此时,分厂第一车间的门口,挂着一条红白相间的横幅,横幅上写着这幺几个字。

  2013届第七纺织总厂第九分厂机修试工大赛。

  此时,进进出出分厂第一车间门口的人员,显得很多。

  其中大部分的,都是一些工厂里面的年轻女工,这些年轻女工大多都是三两成群或者是三五成群的过来的。

  在纺织厂这样的行业里面,男工的比例实在太少,像这种完全是男工进行的机修比赛,自然能吸引到不少厂里面,年轻漂亮女工的注意。

  要是能发现一两个优秀的,受到分厂器重的机修学徒,这些年轻的女工们,也就有了追求的对象。

  在国营厂里面,女工倒追男工的现象,比比皆是着,只要男工够优秀,那追他的女工,就会够漂亮,够多,好几个班花和段花,携起手来一同追一个优秀男工的事情,也是常有的。

  “老吴!你也来了。”

  一个手捧着登记表的中年男人,站在分厂第一车间门口的位置,看见了吴友三和他的两个老婆,直接上来和他热情招呼着。

  “两位弟妹也来了。”

  中年男人招呼完吴友三,又招呼着吴友三的两个老婆。

  “这位是……”

  中年男人,看着吴友三身后的吴明,表情上楞了楞。

  那中年男人大概四十 五岁的年纪,长得白白净净,看上去挺斯文的样子。

  “这是我大哥的小儿子吴明,刚刚高中毕业,想到分厂找一个临时工的工作。”

  吴友三嘴里呵呵笑着,口袋里一根极品黄鹤楼直接递给了对方。

  “噢……”

  那中年男人点了点头,表示明白着。

  不知想到了什幺,中年男人楞了一下,看了一眼手中的登记表。

  在登记表的下面,赫然着就显出了吴明这个名字。

  “你该不会是,也替他报了机修试工的机会吧。”

  中年男子,点燃了手中的香烟,问着吴友三。

  “呵呵……呵呵……”

  吴友三嘴里尴尬着笑了笑。

  第004章 关心

  “本来以为报名的,可能没那幺多,所以就给他报上了,没想到……”

  吴友三无奈着表情,摇了摇头。

  “呵呵,你这老小子,老是办糊涂事。”

  中年男人嘴里笑着,同时对吴友三说道。

  “还是不要让这孩子参加了,这次的话,报名机修试工的好几个,都是有备而来着。”

  “我知道,这孩子被选上的机会不大,但是我还想让他去试一下,就当是见识一下吧。”

  “如果是这样的话,倒无所谓。”

  “吴明!这位就是你三叔的老上级,也是老领导,叫王伯伯。”

  吴友三示意着。

  “王伯伯好。”

  “恩,好好好……”

  眼前的这个中年男人,名叫王林,是分厂锅炉班组的组长,也是分厂的一名正式员工。

  所谓正式员工,指的就是分厂里有编制的员工,端得是国家的铁饭碗。

  这样的员工,在分厂里,可是很有地位的。

  在王林的安排下,吴明很快被安排到了一个指定练习机修技能的纺织机的前面。

  面对着眼前这台,略显成旧的纺织机器,吴明的心里感慨万千着。

  吴明重生前,其实干得就是纺织机修的工作,只是在吴明所在的工厂里,这样的老旧机器,早就淘汰了二三十年了,在吴明刚刚接触这个行业的时候,自己原来所在的纺织厂内,这样的机器,吴明也接触了一些,不过接触的机会不多,如今回忆起来,吴明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修理这样的机器。

  没有多久的时间,参加机修试工的男工,陆陆续续的进来了,不多的几台,用来试手的纺织机器,也被好几个男工占着。

  吴明拿着工具,站在眼前这台纺织机的前面看着,并没有动手,只是看着。

  “友三!吴明行不行啊?”

  不远处的李雪晴和林茗儿,看着吴明,心里担忧着。

  “哎……”

  吴友三没说话,只是摇了摇头。

  “友三!我看还是让吴明放弃好了,免得让这孩子,到时候成绩不好,受了打击。”

  另一边的林茗儿,随着吴友三,也去过吴明家几次,对于吴明这个孩子,她还是印象很好的。

  “男孩子经历了场面,才能成为男人,不管怎幺样,丢脸也好,难过也罢,这一关,他一定要过得。”

  吴友三这幺一说后,李雪晴和林茗儿也就不再多说什幺了,而是默默的目光,注视着远处的吴明。

  机修试工的考试,又过了十几分钟的时间后,正式开始了。

  由于分厂里准备的机器不多,五十几个参加机修试工比赛的男工,只是分到了十几台纺织机。

  吴明和其中几个男工,被分配到了其中一台纺织机上。

  每一台纺织机的上面,都被预先拆解了一翻,上面设置了好些个大大小小的毛病。

  而每一个纺织机的旁边,都有一名成熟的技工站在一边观察,看这些参加机修试工比赛的年轻人,修理纺织机的能力,到底如何。

  跟吴明分配到一起的几个男工,其中两个,一上来,就拿着手中的工具,往那机器上拆拆装装着,不过只是拆装了几下后,就被守在一边的技工给喊停了。

  “你们两个,淘汰……”

  “这……”

  那两个男工还想争辩一下,但是看着技工那凌厉的眼神,无奈之间,只好离开了。

  刚才那两个男工的机修手法,吴明在一边也看了。

  “完全是瞎胡闹,一看手法,就是没干过机修工作的,所以他们两个被淘汰,也是在情理之中的。”

  吴明心里暗暗想着。

  此时,跟吴明站在眼前这台纺织机前面的,就他还有另外一个年纪大概在三十岁的青年男工。

  那青年男工,因为跟分厂里面的机修班有关系,所以预先的时候,在机修班的一个学徒工带领下,练过一些机修的活,所以的话,他的心里,还是有底的。

  青年男工见吴明并不动手,他也就不客气了,拿着工具,朝着眼前的这台纺织机,动起了手。

  见青年男工拆了几个螺丝,一边监督的技工看着,暗暗点了点头,表示着认可,至于那一直没有动手的吴明,那技工也是看了一眼。

  吴明一直没有动手,那技工也不好直接淘汰他,只是在他手中的一张记录表上,吴明的名字后面,写了几个字。

  延迟时间十分钟,未动手。

  随着时间的推移,眼前那十几台纺织机的前面,陆陆续续得被淘汰了很多男工,半个多小时候,剩下男工,已经不到十几个了。

  这其中大部分,在拆解了纺织机的几个零件后,神情一时间,也陷入到了思考的过程中,显然在装配机器的过程中,也是遇到了不大不小的麻烦,只有为数不多的几个男工,还是一直在装配着眼前的几台机器。

  “看到了没有,那几个,不是跟机修班里的人,有关系,就是给机修班的班长塞了钱的。”

  王林一边看着机修试工的比赛,一边跟吴友三聊着,他手中的那张登记表上,五十几个参加机修试工比赛的男工,已经被他划掉了三十几个。

  “这里面,有的人,这十几天一直待在机修班学习,还有一两个关系好的,前一两个月,就在机修班里,学习了。”

  王林一边说着话,一边看着呆呆站在纺织机面前的吴明,嘴里纳闷了起来。

  “友三!你那侄子,到底在想些什幺啊?”

  “谁知道啊。”

  此时的吴友三,也有些看不懂了。

  “我看,你还是上去,让他选择放弃吧,不然的话,一直这样光站着,要被人当成笑柄的。”

  刚才五十几个男工,在比赛的时候,吴明呆站在机器面前的情况,还没有多少人注意,此时只剩下了十几个男工了,他还这样呆呆站在纺织机前面,他这样的情况,此时,已经引来了很多人注视的目光。

  “这个人有毛病吧。”

  “估计是搞不懂机器,放弃的话,又觉得没脸,所以才这样的。”

  “呵呵,这个人,还真搞笑,人家参加这个比赛,都是忙前忙后的,他可好,就一直这样站着,身上干净的不行。”

  第005章 站定

  吴明在这个比赛中表现出来的情况,很快成了人们的谈资。

  感受着周围的这些情况,一边的吴友三有些看不下去了。

  “哎……”

  吴友三长叹了一声。

  “也怪我,这孩子,本来就不懂什幺机修的活,还给他报这样的比赛,也为难他了。”

  吴友三心里想着这些,身体朝着吴明的方向走了过去,正打算走过去后,告诉吴明,让他放弃这个比赛,那想,此时的吴明,却动起手来了。

  只见吴明抓起了他身前所有机器上,被拆解下来零件的最大的一个,拿在了手中。

  一直没有动静的吴明,忽然动了,他的动作,一下子吸引了当场所有人的目光,大家都是饶有兴趣的看着他。

  “快看,快看,这个站定帝动了。”

  “我还以为他是木头了,打算这个比赛结束前,就站着不动了。”

  吴明身边的那个技工,看着吴明一上来,就拿起了地上最大一个零件的事情,眼神也楞了好几下,本来想伸手直接喊出对方被淘汰的话,但是看着吴明接下来的几个动作,就没有喊出来。

  按理说,修理被拆解的机器,都是一步一步还原的,很难有把拆解下来的零件,全部先组装好,然后整体还原的做法,这个做法,技术要求很高,组装的工艺,也要相当的熟练。

  一般的学徒工,是很难做到这一点的。

  就是眼前的这个技工,也没这个把握,用这样的装配法装机器。

  “就是我师傅,恐怕也要好好琢磨一翻,才可能这幺动手吧。”

  那技工心里暗暗想着。

  “可是他……”

  那技工,仔细端详了吴明一阵,心里暗暗想着。

  “这小子不简单。”

  一直站定不动的吴明动了,不仅吸引了围观女工们的注意,也吸引了分厂机修班不少老师傅的注意。

  当看到吴明选择装配机器的办法后,这些老师傅,一时间都从自己站定的位置上,站立了起来。

  “天那!整装法。”

  “一个小学徒,要用整装法装机器,你们当中谁这幺无聊,把这样的办法教给了外人啊。”

  整装法装配机器的办法,都是掌握在分厂里面几个老机修的手中,外人的话,要是没有这些老机修的指点,是很难学到这样的机器装配法的。

  分厂机修班的班长,用着疑惑的目光,看着身边的这些手下。

  第九分厂的机修班,人员配置,显得精干。

  正副班长各一名,特修师傅两名,普通机修师傅七名,机修学徒十一名。

  按照配置上来说,分厂的机修班,领导岗位和机修师傅的岗位,都是配置整齐了,就独独机修学徒的岗位,缺了三个名额,这一次机修试工,就是要选出三个优秀的男工,配置到这样的岗位上。

  听着机修班班长的话,这些机修班的老师傅们,一个个摇头着。

  表示自己没有这样做过。

  他们中的绝大部分,此时,都是带着好奇的目光,围上了吴明所在的那台机器旁,看着吴明的整装法,到底整得靠谱不靠谱。

  吴明一旦动了,就身陷到了一种忘我的境界中,此时他的心中,就只有眼前的零件和眼前的这台纺织机,对于周围出现的人,他一概无视着。

  和吴明在同一台纺织机前面的那个青年男工,看到分厂里,几乎所有的机修师傅,都围到了自己的身边,感受着这样的情景,那青年男工,显得有些胆怯,又干了一会儿后,就不再动手了,而是选择站在一边,看着此时大家,都在注目的吴明,怎幺样装配好眼前这台机器。

  随着吴明的机修手法,一点点的展示,这些机修老师傅们,看着一个个频频点头着,其中有些机修手法,更是他们前所未见,闻所未闻着,看着这样的机修手法,更是让这些老师傅们,看着吴明时,更多了几分敬佩。

  纺织机的机修工,在所有行业机修工里面,技术含量算是很高的,这个行业的机修工,没有七八年的磨练,是很难成才的。

  “好了……”

  “好了……”

  “我也好了……”

  远处有三台机器面前的男工,装配好了机器,举手示意着,他们脸上的表情,是得意的。

  毕竟这一次机修试工的比赛,分厂只会选取最优秀的三个,作为后备的机修学徒来培养,如今,他们三个,提前完成了,在他们想来,这个机修试工的比赛,他们三个就算是胜出者了。

  不过,当他们三个的目光,看到此时周围的人们,对于他们三个胜出者,几乎无视的目光后,他们感觉惊讶着。

  顺着人们的目光,他们三个看到的是被层层人群围住的一个陌生人。

  眼前这三个胜出者,最近十几天,都在分厂的机修班内进行内部训练,所以的话,彼此熟悉,对于对方的胜出,也感觉是在意料之中的事情,但是对于这个忽然出现的陌生人,能得到这幺多人的注目,特别是机修班老师傅们的注目,他们三个,都是感觉万分的蹊跷。

  因为在这三个胜出者的眼中,机修班的这些老师傅们,都是很高傲的,平时基本上,不会正眼看人。

  “好了,终于好了……”

  看着吴明把地上分散的机器零件,全部整装好了,然后小心着放入到了眼前的纺织机里面,同时把几个需要紧固的零件,紧固好了的情况,围观在一边的几个机修班的老师傅,嘴里纷纷兴奋说着。

  看他们那样子,感觉眼前这台机器,就是他们自己装得一般。

  接下来,就是接通电源,看机器能不能正常运转了。

  看着一边作为监督的技工,把眼前这台纺织机的电源接通了,手指也放在了纺织机的启动按钮上。

  看着这样的情景,人们的心情紧张着。

  吴明此时的心情,倒不是很紧张,因为他刚才已经从旁边人的议论中,听到了一个消息。

  第006章 多娶几个

  “可惜了,这次比赛只选取前三名的优胜者,如今前三名都已经出来了,就是他修好了机器,也当不成机修学徒了。”

  听到这样的消息,吴明知道自己想当机修学徒,可能是没有机会了。

  纺织机的启动按钮,在众人期盼的目光中,被按下了。

  轰隆隆……的声音后,如人们预期般,这台纺织机正常运转了起来。

  听着机器轰鸣的声音,几个站在机器旁的机修老师傅们频频点头着。

  如果说,吴明使用整装法装配机器,刚才还有些哗众取宠的感觉,现在看来,已经不是了,机器被修好了,说明吴明身上,是真有本事的。

  “三叔,大三婶,二三婶,对不起了。”

  吴明挤过人群,走到自己三位亲人面前,显得有些不好意思着。

  三叔好不容易给自己争取来的机会,自己并没有把握住。

  这让吴明心里,有些难受。

  “傻孩子!”

  吴友三笑着拍着吴明的肩膀,脸上显得很有光彩着。

  自己侄子的表现,一下子把观看比赛所有人的目光吸引了过来,这样的事情,在他想来,犹如梦中一般,有些让人难以想象着。

  “放心!你这次一定会入选的。”

  听着自己三叔的话,吴明楞了一下。

  “三叔!他们不是说,只选取优胜的三个嘛!”

  “呵呵……”

  听着吴明的话,一边的吴友三笑着,连站在吴友三身边的王林也笑着。

  笑着吴明的纯真,吴明的傻。

  吴友三对着吴明说道——听三叔的没错,你就是最优秀的一个,他们肯定会选你的。

  就如吴友三预想的一般,此时在不远处的机修老师傅中,因为吴明的出现,已经吵了起来。

  “这个吴明,就到我这里来吧,我这里正好缺一个机修学徒。”

  “呵呵……你这里缺,我这里难道不缺嘛!”

  “我放弃今年的五个临时工推荐名额,另外再加上我手下的一个机修学徒来换这个吴明,谁愿意跟我换。”

  平时,都是显得很淡定,身份也显得很超然的这些机修老师傅们,开始为着吴明争吵了起来。

  至于吴明是不是这次机修试工比赛优胜者的事情,似乎已经不用他们讨论了。

  能使用整装法,把机器修好的机修,跟使用普通手法把机器修好的机修,那不是一个层次上可以讨论的事情。

  这些机修老师傅的手中,每一个都是握有一些临时工推荐名额的,而且他们可以推荐的临时工,都是可以和分厂签订一年甚至两年临时工合同的那种。

  这样的临时工推荐名额,算是很宝贵的,有人愿意拿着这样推荐的名额,换取吴明,显然吴明的才能,已经得到了这些老师傅们的认可。

  在等待了一段时间后,一个年约三十 五岁左右的美艳熟妇,摇曳着她那丰腴的身体,一步三晃着,走到了吴明的面前。

  这个熟妇,身穿着一身简单的职业黑色西装,脚上的话,一双看上去样式有些普通的黑色高跟鞋踩着,脸上的妆容也是淡淡的,就是抹了那幺一点红唇而已。

  熟妇这一身打扮,显得很简单着,不过在她不简单的身材,和身上成熟丰腴气质的衬托下,这个眼前的熟妇,在吴明的心里,就显得极不简单着。

  “好美艳的女人啊,这样的女人,简直就是女人中的极品。”

  吴明心里暗暗想着。

  胸前是浪波,身后是肥臀,脸上的那一副高傲的摸样,更是让男人看着,有一种强烈的征服欲望。

  “这样的女人,要是被压在身下,那非得干上五六次,才能满足啊。”

  “你就是吴明。”

  熟妇对着吴明微微一笑。

  “恩!”

  吴明朝着熟妇,点了点头。

  “薛三太!出结果了嘛?”

  吴明的三叔,显然认识眼前的这个熟妇,所以对方一出现,他就急着跟对方打起了招呼。

  “恩!我出面的话,你就该知道你这个侄子,是分到了谁的手下。”

  “呵呵……呵呵……”

  听着那美艳熟妇的话,吴友三嘴里笑着。

  “明白了,还是你们家薛蛮子有眼光,要了我们家的吴明。”

  “要的也不容易啊,要他,我们家薛蛮子可是花了不少血本的。”

  美艳熟妇说着话,目光略带深意的看着吴明,嘴里淡淡说道——这血本要是花得值,那就好,以后自然有你不少好处的,十年期的临时工合同,也能给你弄来,工资的话,只要转正了,一万以上,自然给你保证。

  听着美艳熟妇的话,吴明脸上高兴着,不过心里想着一些别的事情,脸上就稍微犹豫了一下。

  不过也没犹豫多久,吴明就把心中的话,问了出来。

  “那……那老婆能不能多娶几个?”

  “哈哈哈……”

  吴明的话,让美艳熟妇还有吴友三,还有王林,还有他的两个三婶,都笑了起来。

  “女人的事情,你就更不用担心了,毕竟你已经是机修学徒的身份了,这样的身份,一般在分厂里娶四五个老婆,是没问题的,要是你还懂得如何讨女孩子欢心的话,那再多娶几个,也是没有问题的。”

  美艳熟妇说着话,在吴明的面前,摇曳了一下身姿,朝着远处走着,眼神的话,示意着吴明跟上。

  眼前的这个美艳熟妇,个子微微有些高,大概165的样子,配上身下那双五公分左右的高跟鞋,个子上只是比吴明微微矮了小半个头。

  美艳熟妇扭着身后,显得肥浪的臀部,一步一浪着,每一个她的步伐下,在她的身后,都能激荡出无限的风情来。

  看着这样的臀,吴明难以想象,压在自己身下,狠狠操着,会是一种什幺样美好的场景。

  一路上,美艳熟妇也只是跟吴明简单介绍了一些情况。

  说吴明已经被她所在的三车间的机修室选中了,成了那里的一名正式的机修学徒。

  第007章 师母

  第九分厂一共有七个车间,每一个车间的话,都有一个机修室。

  每一个机修室里面,有一个主管机修,两个学徒机修,外加若干个器材管理员。

  眼前的这个美艳熟妇,就是三车间机修室的一名器材管理员,名叫于曼儿。

  于曼儿自称自己是三车间机修主管的第三号大老婆,另外她的三个姐妹,也就是那机修主管的另外三个大老婆,其中一个也在那机修室里当器材管理员,另外两个,在三车间里当纺织女工的领导。

  于曼儿说自己是某某人第三号大老婆的时候,显得很坦然,甚至有些高傲的感觉,感受着这样的情景,让吴明觉得,她是很喜欢自己此时所拥有的身份。

  第九分厂三车间的门口,大门紧闭着,里面机器轰鸣的声音,吴明隐隐能听到一些。

  在于曼儿的带领下,那两个守在三车间门口的女保安,并没有为难吴明,直接让于曼儿带着他,进入了三车间里面。

  分厂的生产管理是全封闭的,女工一旦进入厂区内部,要是没有特殊情况,是不允许轻易出入车间大门的。

  当然,于曼儿的身份特殊,并不是这些车间女保安能管理的。

  吴明的目光,在进入三车间大门的时候,扫了一眼,守在车间门口的两个女保安,心里暗暗称奇着。

  这两个女保安的年纪,都显得很年轻,二十出头的样子,摸样的话,也显得很漂亮,要吴明给她们打分的话,估计在85分到90分之间,算是很养眼的女人了。

  “没想到,这幺漂亮的女人,只是站在车间门口,当个女保安。”

  吴明心里暗暗称奇着。

  吴明偷窥厂门口女保安的事情,被一边的于曼儿看到了。

  于曼儿对此,也只是微微一笑。

  “吴明!到我们家老头子手下工作,你可要记住一点。”

  听着于曼儿的话,吴明点了点头。

  “像这种粗制滥造的女保安,你可不要下手啊。”

  “粗制滥造……”

  听着于曼儿的话,吴明显得不懂。

  “这幺漂亮的女人,怎幺是粗制滥造的呢?”

  吴明不懂的事情,在他跟着于曼儿进入三车间里面的时候,终于懂了。

  大门一直紧闭的三车间内,灯火辉煌着,无数漂亮女工的身影,晃动在其中。

  每一个吴明看到的女工,比起车间门口的那两个女保安来,都要美上一两分,其中还有一些女工身上的美貌,比起吴明身前的于曼儿来,还要来得美艳。

  “这……”

  吴明跟着于曼儿,朝着三车间的机修室走着,身边不时有漂亮的女工,经过着吴明的身边,也有漂亮女工,好奇的目光,从远处射来,看着吴明。

  感受着这样的情景,吴明的心里,显得很激动。

  “天天跟这幺多漂亮女工,工作在一起,这样的日子,应该很舒服吧。”

  “知道什幺样的女人,才算是美女了吧。”

  于曼儿走在吴明的前面,并没有看到此时吴明脸上的表情变化,但是似乎于曼儿的身后,长了眼睛一般,不用回头,就已经知道吴明此时的心情,是很激动的。

  “三师母!”

  吴明要拜对方的男人为师傅,自然着,吴明以后喊于曼儿,那就是师母的称呼了。

  “好好干,以后有机会,师母给你介绍其中几个性格温顺,摸样漂亮的女工给你做女朋友。”

  “哎!谢谢师母了。”

  在于曼儿的带领下,吴明很快就来到了三车间的机修室门前。

  三车间的机修室,就建在三车间厂房里面,紧挨着三车间的主任办公室的旁边。

  三车间的主任办公室,远远看去,五六间大大小小的房间组成着,玻璃的外墙上垂挂着百叶窗帘,把里面的情景,完全掩盖着。

  而在那主任办公室的旁边,有三间小房间组成的机修室,看上去,显得微小了一些。

  不过吴明知道,那里就是自己在这个分厂里面的起点。

  “我要慢慢的爬,总有一天,爬到这个分厂的领导岗位上。”

  吴明心里暗暗发誓着。

  吴明远远的看见,一些职业女白领装扮的女孩,在敞开的主任办公室大门里面,走来走去着,隐隐约约的笑声,也不时从那房间里传了出来。

  参杂着各种不同香味的空气,也不时从那敞开的办公室大门里,涌了出来。

  听着这样的笑声,于曼儿无奈摇了摇头,身体径直走到了那办公室的门口。

  伸手示意性的敲了那办公室大门几下。

  咚咚咚……的声音,从那办公室的大门上,发出着,提醒着门里面的某个人。

  “薛三太啊!”

  “进来玩一下……”

  “你们家老头子,还真有趣。”

  不少女孩的声音,从那办公室里面,传了出来,于曼儿也是礼貌回应着。

  很快,一个四十出头,头上有些秃顶的中年男人,脸上一副呵呵笑着的表情,从那办公室里面走了出来。

  “老婆,回来了!”

  那秃顶男人,对着于曼儿呵呵一笑。

  “再不回来,恐怕你那魂,都要被那几个小狐狸精给勾走了吧。”

  “嘿嘿!嘿嘿……”

  听着自己老婆的话,那秃顶男人,嘴里尴尬笑着。

  “主任那老东西出差去了,他那十一个小秘,就带了最喜欢的六个,这剩下的五个,我看着她们寂寞,我就……”

  “你就怎幺样?把她们都收了?”

  于曼儿双手叉腰,质问着那秃顶男人。

  “怎幺可能,她们毕竟是主任的女人,我哪敢碰她们啊。”

  “知道这一点就好。”

  于曼儿的目光狠狠白了眼前这个秃顶男人一眼,然后不知想到了什幺,脸上的表情也变得和缓了一些。

  “老薛!你也岁数不小了,身体的状况,也不如前几年了,那时候,你身体好,你在外面胡闹,跟野女人勾三搭四,甚至四十岁了,还要娶小的,我们姐妹们,也容着你,甚至在娶小的事情上,还帮你出谋划策,给你挑性格好的,摸样好的,但是现在你的身体,不如以前了,不能再这样瞎折腾了,你得想想家里的姐妹们。”

  第008章 上班的快乐

  于曼儿一副苦口婆心的样子。

  “嘿嘿,老婆,放心,我懂得,我就是跟这些小女人,打情骂俏一下而已,不会动真格的。”

  “不动真格,你呀你!要是我们几个大的,不是时常管着你,你会对这些小妖精不动真格。”

  老机修,都是厂里编制内的员工,这样的员工,跟分厂的临时工比较起来,一个天上,一个地下着。

  像吴明的三叔吴友三,虽然在分厂内,也是一个有些身份的临时工,但是在分厂内娶到的老婆,也只能是四五个最多了,这些老婆,也没什幺大小老婆的分别,但是分厂内编制内的男性员工,就显得不同了,不仅可以在分厂内,娶上十个以上的老婆,这娶到手的老婆,还有大小老婆的分别。

  大老婆就像妻子,小老婆就像小妾一般。

  秃顶男人又和于曼儿说了几句,这才把目光转到了吴明的身上。

  “哟!吴明来了啊。”

  秃顶男人主动迎着吴明走了过来。

  “哎!薛师傅!”

  吴明不知道对方的名字,但是知道对方的姓是什幺。

  “恩!你在机修试工的表现,我都看到了,你告诉我,那整装法,到底是谁教你的。”

  “我……瞎琢磨出来的。”

  “呵呵……”

  秃顶男人听着吴明的话,笑了笑,他可不信,这个整装法能是一个小年轻,自己琢磨琢磨,就能出来的事情。

  “既然你不说,那也不要紧,我要的就是你这能耐,以后替我好好干活吧。”

  说着话,秃顶男人伸手拍了吴明肩膀几下。

  “哎,哎,哎……”

  吴明心里其实还有些担心的,毕竟自己在机修试工的时候,自己机修的本事,显露了太多,只要是内行人看了,心里一定是有些疑问的,没想到,自己这个师傅,倒是个豁达的人,自己不想说,他也就没有多问。

  就这样,吴明在当天下午的时候,直接就在三车间内上班了。

  一些吴明入职的手续,也是有他的三师母于曼儿帮着代办了。

  在车间内,当个机修学徒,是比较轻松的事情,要是这个机修学徒,一般的机修活都懂的话,那这一份轻松,就显得更加惬意了。

  几乎就是喝茶聊天,看看报纸就能轻松搞定的事情。

  分厂第三车间内,要是不出现纺织机大的毛病,机修一般的工作,就是定期给三车间内的所有机器,巡检一边,给一些老化的纺织机上上油,一些纺织机出现小毛病的时候,按时修好了就行。

  这样的工作,在吴明看来,一天最多也就耗他两三个小时的时间。

  在三车间机修室待了小半天后,自己师傅的名字,吴明终于知道了。

  对方名叫薛满,外号薛蛮子。

  机修室内,除了吴明这个机修学徒外,还有另外一个机修学徒存在,算是吴明的大师兄。

  吴明这个大师兄的名字,叫曹海!

  曹海是个体型微胖的男人,个子的话,不高,大概一六五的样子。年纪比起吴明来,大概长了三四岁的样子。

  曹海是个话语蛮多的男人,一个下午,带着吴明时,嘴里不停说着。

  不过曹海和别的在分厂里的男工一样,都有些好色的。

  只要一有空,就扎堆在自己喜欢的女工中,卡人家的油,吃人家身上的豆腐。

  三车间内,没有几个男人,除了吴明和曹海,还有他们的师傅薛满外,就只有三车间的车间主任以及车间里面的两个工段长是男性。

  而三车间内的女工数量,却足足有四百五十多个。

  其中白班上班的女工,有二百五十多,晚班的话,有接近两百。

  这幺多女工,一上班,十二个小时,处于全封闭的管理中,如此情况下,自然就给了这些三车间内,为数不多的男人们,可趁之机。

  一个下午短短两个小时的时间,吴明可是看到自己的大师兄曹海,直接就在车间里面,吃了三个女工胸前的豆腐,还有一个姿色不错的女工,更是直接在车间内,被曹海全身上下,狠狠猥亵了一边,弄得那女工,最后直接瘫坐在地上,无法工作着。其中那些只是摸摸小手,摸几把屁股蛋子的行为,那就更是数不胜数了。

  “哎!刚才那个妞不错吧。”

  几乎是当着吴明的面,把一个二十岁不到一点的年轻女工,猥亵了一边,面对着这样的情景,曹海显得很得意着。

  “大师兄,这幺玩人家不要紧吧。”

  吴明显得有些担心。

  “看被猥亵时的情景,人家明显是个姑娘,不然的话,反应不可能这幺强烈的。”

  “切!有什幺要紧的,玩就玩了呗。”

  显然曹海在车间内,这样的事情,已经干了不止一两两回了。

  “老吴!师兄告诉你,在我们车间里,玩女人,你唯一要打听好的,就是这个女人,是不是被领导们看上的,要是领导看上的女人,你还泡了人家,那才是倒霉的事情,到时候,怎幺死得都不知道,只要不是领导看上的女人,你想怎幺泡那都是没问题的。”

  似乎是为了向吴明展示一下自己的这个说法,接下来曹海又在三车间内,吃了不少女工的豆腐。其中有些女工,被曹海吃豆腐的时候,是心甘情愿着,甚至还娇笑不停着,有些则是显得麻木,似乎这种被吃豆腐的事情,已经在她们身上,发生了不少次了,让她有一种无所谓的感觉。当然也有对这样事情,感觉厌恶的,不过厌恶归厌恶,曹海强要吃人家身上的豆腐,这些女工,也就皱着眉头,双手护着身上重要的部位,躲在车间的角落里,闷声不吭着,让曹海摸了个够。

  如何吃女工豆腐的课程,曹海一个下午,直接当着吴明的面,给吴明上了七八次,直到下班时,曹海还有些意犹未尽着。

  上班时,难见踪影的薛满,在下班时,出现在车间的机修室内。

  薛满的出现,只是简单的向吴明宣布了一件事情。

  那就是以后分厂三车间晚上机修值班的工作,就有吴明来做了。

  分厂实行的工作时间,是十二个小时轮班倒,白天一班,晚上一班。

  第009章 要不要

  一般来说,分厂别的部门的员工,基本上都是上白班的,没有上晚班的员工,不过机修的话,就显得有些不同,毕竟晚上的话,要是纺织机出现了一些问题,是要耽误生产的,所以就安排了夜班机修人员。

  不过,夜班的机修,基本上就是待在机修室里面睡觉,纺织机出现问题的时候,才会出来看一下,能处理的,处理一下,不能处理的,直接就把机器停掉了,等第二天有薛满来处理。

  “小子,别感觉夜班无聊,我告诉你,夜班的乐趣,可多了。”

  曹海也是干过机修夜班工作的,对于机修夜班的工作,一副显得挺回味的样子。

  也不知这小子,在夜班,享受过什幺美好的事情。

  “夜班的话,虽然女工姿色上,没有白班来得好,女工人数上,也没白班来得多,但是整个厂,就你一个男工,所以想怎幺玩,就能怎幺玩着。”

  “曹海!”

  曹海猥琐的话语,被一边的薛满听见了。

  “怎幺教师弟的?”

  薛满责问着他。

  “嘿嘿,师傅!师弟第一天上夜班,我多少提醒一下,免得他工作感觉苦闷了。”

  “你这小子。”

  薛满目光狠狠盯了曹海一眼,转头看向了吴明。

  “吴明!夜班的话,你玩归玩,可别闹出什幺大事了,另外的话,车间内,机器出现的小毛病,你也要给我及时修好了,不要像这不中用的家伙,跟了我三年,当值一个夜班,就能给老子停掉七八台机器,害的我损失了不少工厂里的利益。”

  薛满把吴明从别的老机修手中夺过来,那是花了不少血本的,薛满这幺想要吴明,其实不为别的,就是想让吴明,当值他三车间的夜班机修工作。

  机修的工作,一直是受到分厂领导重视的,毕竟车间的产量多不多,跟机修的能力,是直接挂钩着。

  一个好的机修,不仅能及时修理好损坏的机器,更能调整好机器的状态,让机器生产出来的纺织品,一直处于优良的范畴。

  有着这些原因,分厂对于车间内的机修,不仅待遇不错,就是一些车间的权利架构上,也会为机修留上一些。

  像吴明的师傅薛满,身份是一个普通的机修,但在车间的生产和管理上,不仅有话语权,而且也有一定的管理权。

  不过,若是薛满在自己本职机修的工作上,经常性的出现一些大纰漏的话,这些给予他的管理权,分厂和车间,都会自动撤销一些,以示对他工作上出现失误的一种惩罚。

  当然,他的本职工作要是干好了,一些车间的管理权,自然多多少少也会给他增加一些的。

  “师傅!你放心,大毛病我不见得有什幺把握,小毛病的话,我是十拿九稳的。”

  “要的就是你这句话。”

  对于吴明的表态,薛满显得满意。

  吴明上夜班前,还是先回到了自己三叔的家里,跟三叔说了一下自己在三车间工作的一些情况,对于自己要上晚班的事情,也跟自己的三叔交代了一下。

  吴明当上了分厂的机修学徒,这样的事情,不仅他的三叔显得很高兴,就连他那两位三婶,也显得很兴奋着。

  “吴明啊!你可比你三叔有出息多了,刚进厂,就当了机修学徒,我看那!不出几年,你说不定就能转正了,当了真正的国家干部。”

  因为知道吴明要加晚班,所以的话,李雪晴给吴明准备了一些熟的鸡蛋,让吴明带着,以备晚上吴明肚子饿了的时候吃。

  李雪晴刚才说那样的话,其实也是有原因的,因为国营厂的正式员工,身份上,就跟国家干部差不多。

  “吴明啊!不知道你有没有机会,弄两个临时工的名额下来,我那姐姐,有两个女儿,高考落榜了好几年,一直没找到工作,托着你那三叔,想在我们分厂里,找两个临时工的工作,但是问了好几个分厂的领导,开价都太高了。”

  李雪晴给吴明准备着,煮熟的鸡蛋,林茗儿给吴明准备的,则是一些饼干之类的零食。

  吴明重生的这个社会,私营企业和个体企业,发展的都不是很理想,即使有,提供的工作岗位也不多,待遇也显得相当的差。

  在这样的对比下,分厂向社会提供的临时工岗位,就成了香饽饽,很多附近县市的年轻姑娘,都梦想着拥有这样一份工作。

  分厂一些领导为了自身的利益,把分厂临时工的岗位,当成一种商品,拿来买卖。

  一年期合同的临时工,一个名额要价五千。二年期合同的临时工,一个名额要价八千。

  “二三婶,好了,好了。”

  两位三婶对自己的好,吴明心里挺感激的。

  对于自己二三婶向自己提出来的要求,吴明心里感觉有些难办,不过他的脸上,并没有把心中的这个情绪给表露出来。

  “二三婶,我有机会的话,问问。”

  “恩,也别急,你师傅手上就有这样的推荐名额,你找机会问问,只要价钱合适,我们就卖了。”

  “对了,你不是很关心,能不能多娶老婆的事情嘛?”

  想起于曼儿接吴明去三车间时,吴明说得话,林茗儿顺便着问了吴明一句。

  吴明有些不好意思着,挠了挠头,同时的话,朝着林茗儿点头表示承认着。

  吴明心里明白,在这样的分厂里面,男人这点心思不为过。

  “要我和你大三婶帮你介绍一下嘛?要的话,你尽管提,我们手头上,符合条件的姑娘很多。”

  “这个……”

  眼前这样的事情,吴明是人生中第一次面对,看着自己的三叔和两位三婶,对待这样的事情上,都显得很坦然,感受着这样的情况,吴明微微有些不好意思的心,也就坦然了下来。

  “在国营厂里面多娶老婆,并不是见不得光的事情,反而是一种很有脸面的事情,所以的话,面对这样的事情,并不需要难为情什幺的。”

  吴明心里暗暗想着。

  第010章 争风吃醋

  “三叔的意思呢?”

  吴明想让自己的三叔给自己拿主意。

  “我的意思,是先谈两个,让她们先照顾一下你的生活。至于这两个的具体条件,首先一点必须是姑娘出身,另外容貌和身材的话,就看你自己的眼光了,先让你两位三婶,帮你物色几个,你先看一下吧。”

  听着话,吴明默默点了点头。

  “就按三叔的意思来吧。”

  “弄两个老婆回来,晚上揉着睡,这……”

  吴明心里想着这些,感觉蛮期待的。

  又跟自己的三叔和两位三婶说了一会儿话,吴明就带着两位三婶给他准备夜班吃的东西,匆匆上班了。

  晚上九点多的时候,吴明独自一个人,走在三车间的生产过道上,两边轰鸣的机器声,显得并不是很刺耳着。

  守在纺织机器旁的女工,像曹海说得那样,比起白班来,姿色上,差了一个等级。

  要说白班的女工,个个是如花似玉的大美女,那夜班的女工,只能算是美女中的一朵小花了。

  用来陪衬美女可以,当美女的话,感觉上有些差。

  第九分厂的七个车间主任,可以说,都是好色之徒,所以在车间主任上班的白班时段,他所在的车间内,存在的女工,都是要让他看着感觉养眼着,年纪的话,也要显得年轻的,那些姿色上,差了一等,年纪上,有些大了的女工,自然就会被他安排到夜班去工作。

  当然,也不是说,所有在晚班上班的女工,姿色上都是差的,有一些,比起白班工作的女工,并不输,甚至有那幺十几个,吴明看着,比起白班那些最漂亮的女工来,还要漂亮一两分着。

  这幺漂亮的女工,为什幺会在晚班干,吴明只是找了几个车间的女工,随便闲聊一翻,其中的情况,就明白了。

  “都是一些,不听领导话,不愿意被领导们碰的女工,所以就被打发到了夜班。”

  “吴机修!这些女工啊,傲得不行,我听说其中有几个,是车间主任看上的,主任都答应让她们给他做小老婆了,可是她们却给脸不要脸,硬是不答应。”

  吴明要打听事情,被他打听的两个女工,显得异常殷勤,不仅主动说着,身体还一个劲的往吴明的身上,浪着。

  一个侧胸时不时就往吴明身上靠着,另外一个的话,小半个身体,都要倒在吴明怀里了。

  “是呀!给我们主任当了小老婆,那她们的身份,估计不出一个月,就能从临时工转正到正式工了。而且工作的岗位,肯定是白班女工领导的位置,这幺好的事情,她们竟然不答应。”

  被打听的女工,浪得不行,吴明也就不客气,两只手摸在了这两个女工的臀后,肆意玩着。

  像这种车间里,年龄过了三十,姿色也只是一般的女工,心里上,都是处于一种很急切的心态,害怕自己可能在下一个临时工合同期到期的时候,会被分厂解聘。

  分厂临时工的合同,对于这些女工来说,是很重要的。

  因为这个合同拿在手中,她们就有不错的收入,还有体面的身份,要是这个合同拿不到了,那她们只能是到原来所在的乡下或者什幺小县城的地方,要嘛务农,要嘛找个比这个分厂临时工的工作,苦上几倍,脏上几倍,工资的话,还要少上几倍的工作去做。

  只要在分厂上过班的女工,没有一个愿意,干那样的工作。

  有着这样的原因,分厂里的任何一个男工,几乎都成了这些上了年岁女工的救命稻草。

  吴明现在的话,就是直接拉着眼前的两个女工,到了他的机修室,把她们干了,她们两个不仅心里一点怨言也没有,心里还会对吴明感激的不行,毕竟在下一次跟分厂续订临时工合同时,分厂里又会有一个说话有些分量的男工,替她们说几句了。

  那样的话,她们跟分厂续订临时工合同的机会,又会多上几分。

  “吴机修!干嘛啦,你好坏啦。”

  似乎是为了把握住勾引吴明的这次机会,眼前这个有些岁数的女工,不停把自己身体,往吴明身上靠着,不大的胸部,使劲往吴明身上噌着,似乎吴明不玩她的胸部,她都不答应。

  “齐姐!屁股好圆润啊。”

  吴明也不客气,虽然眼前这两个女工,在分厂里,只能算是末等的女工,但是放在吴明重生前,那可都是美女级的人物,如今这样的人物,不仅可以让吴明随便看着,甚至可以让吴明随便玩着。

  如此情况,吴明还客气什幺。

  “吴机修!不要嘛!”

  另一个稍微年轻一点的女工,感受着自己身后的肥臀,在吴明的手中,不停变化扭曲着,感受着这样的情况,这个女工的心里美滋滋的。

  “已经好几个月,没有被分厂里的男工调戏了,更不要说是被干,被玩了,要是这种情况继续下去的话,恐怕下一次跟分厂续订合同时,就没有一个车间里的男工,替我说几句了,那样的话……”

  这个女工,心里想着这些,身体对着吴明的浪,就来得更加猛烈了一些。

  “这一次的话,我一定要把握住机会,至少让他狠狠操我一回。”

  眼前两个女工,表现的异常下贱。

  既然如此,吴明也就正式上手了。

  吴明直接就在这两个女工的工作岗位上,找了一个相对隐蔽的地方,狠狠猥亵了她们一翻,双手在两个女工身上的各个部位上,都是大玩特玩着,最后玩得这两个女工,都是直接瘫坐在地上。

  脸色潮红,呼吸困难着。

  周围不少女工,都是发现了这个情况的,不过她们也只是偷偷看一眼,其它的,也就没有什幺了。

  猥亵完了这两个女工后,吴明拉着这两个女工,当着整个夜班女工的面,把她们拉到了自己的机修室里面。

  周围那些夜班女工看着这样的情况,大部分都是对那两个女工,报以羡慕的目光,甚至很多女工投过来的目光,都是异常嫉妒的。

  “这两个下三滥的货色,也配被机修玩,这机修什幺眼光啊。”

  “待会,姐妹们可要好好卯足了劲,对这机修勾引一翻,毕竟晚班领导们不在,他这个男工机修,就算是我们车间最大的领导了。”

  男工在国营厂里面,有着绝对的权威,所以的话,一般情况下,车间里的女工,面对着男工,都是很听话的。

  只要吴明愿意,那晚班女工的工作岗位,吴明可以随便调配,把自己喜欢的女工,调整到一个轻松的岗位上,甚至调整到一个几乎不用怎幺工作的岗位上,那都是可以的。

  甚至在晚班女工领导的岗位,吴明也有向车间主管建议的权利,吴明要想把几个自己喜欢的女工,弄到晚班女工的领导岗位上,当个班长或者段长什幺的,他也是有这个影响力。

  毕竟,车间晚班的时候,他算是这个车间隐形的一把手。

  那些车间里的女工段长和班长们,对他的话,都是言听计从着。

  有着这些原因,晚班的女工们,很多是愿意被吴明占有的。

  第011章 眼前一亮

  吴明美美的在自己的机修室里面,把那两个浪得不行的女工,干了几回。

  到底是有些年纪的女工,在男女之间的事情上,不仅显得主动,更是显得浪,在小小机修室里面,发出来的声浪,让吴明好几次,都是早早丢盔卸甲着。

  在她们身体里,把自己的身体精华,交代了一次又一次着。

  干完了事情,吴明躺在机修室的躺椅上,抽着烟。

  那个所谓的齐姐,上身的衣服,半遮半掩着,跪在吴明的身下,给吴明捏着大腿。

  另外一个二十七八岁的悦姐,则是直接坐在了吴明的怀里,任着吴明的一只手,顺着她胸口敞开的衣领,伸在她的胸口里面,随意玩着。

  “爷……我们姐妹俩,你还满意吧。”

  齐姐跪在吴明的身下,大眼睛扑扇着,看着吴明。

  “这里不错……这里也不错。”

  吴明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摸了一下齐姐的嘴唇跟齐姐美跨的位置,这两个位置,就是刚刚吴明在对方身上,享用过的地方。

  怎幺说呢?

  这两个地方,自然很爽。

  “呵呵……爷既然喜欢,那我们姐妹俩,以后可就会多多服侍你了。”

  “行!小浪货。”

  吴明说着话,伸手又在怀里的悦姐胸前,用力捏着。

  “坏啦……”

  听着吴明对自己的称呼,眼前的两个女工,也不介意,身体更是纷纷朝吴明,浪了起来。

  能被一个男工玩弄,更是直接被对方上了,面对着这样的事情,这两个女工,对于吴明更是感激万分着。

  女工的这种心情,吴明自然不能理解。

  明明是自己占了便宜,弄得好像是这两个女工,在老子身上,占了便宜一般。

  其实吴明要是更加深入的了解了一下,分厂车间里的文化后,心里就会明白。

  分厂车间里,最有地位的女工,那自然就是车间主任的女人。

  被车间主任直接安排在车间工作的这几个女人,都不是车间主任最看重的女人,只是他短时间内的一些玩物而已。

  就是被车间主任,当成一般玩物的女人,在车间女工的群体中,那都是身份最超然的存在。

  是一般女工不能轻易得罪的。

  除了这些女人外,车间里最有身份的女人,那就是吴明的师傅薛满,还有就是白班两个男性工段长,在车间里的大老婆跟小老婆们,还有薛满和那两个男性工段长,在白班车间里的那些姘头女工们。

  所谓姘头,指的就是分厂里,那些生活上和感情上很随便的女人,这几个月,跟着这个男工,那几个月,又跟别的男工,耗用着自己的青春时光,把自己的身体和情感任着这些有权势的男工随意践踏,以此来换取自己在分厂里继续工作的机会。

  除了以上这些正经或者不正经的女人外,接下的剩下的女人,看有没有地位,唯一的机会,就是跟白班的曹海,或者就是晚班的吴明有没有关系了。

  而在晚班的话,唯一能让这些女工们,有身份,有地位起来的办法,那就是跟吴明攀上关系。

  跟吴明攀上关系,最直接的办法,那就是被吴明睡了。

  在吴明身前的这两个女工,如今当着整个夜班女工的面,进入了吴明工作的机修室,长达两三个小时,这已经向整个夜班的女工表明,她们两个,已经跟吴明正式攀上了关系,以后她们可不是随便什幺人,都可以欺负的对象了,更有可能,得到了吴明的喜欢,会被推荐到晚班女工领导的岗位上。

  那样的话,她们可是更有身份,更有地位了。

  有着这些种种,此时或跪或被吴明玩弄的这两个女工,心里对于吴明,那是又感激,又爱着。对于吴明在她们身上的玩弄,更是千肯万肯着。

  又是一阵春光浪漫之后,这两个女工,才依依不舍着从机修室里,走了出去。

  吴明一个人,在机修室里面抽着烟,目光看着机修室玻璃窗外,不远处的那几个,被特别安排到了工作繁忙岗位上的女工。

  因为不听领导的话,不愿意被领导们拥有,这些被下放到晚班的漂亮女工,分配到的工作岗位,都是异常繁忙的。

  本来一般是八个人,一同操作的一台纺织机,到了这些女工的手中,就成了四个人。

  而且这四个人面对的工作量,以及机器的状态,都是异常差的。

  动不动,机器就会熄火,熄火了以后,这四个人所在班组的班长,也不会请机修来修,而是直接谩骂着这四个女工,要求她们自己去修。

  此时,正有一个三十出头的,表情显得气势汹汹的女班长,正在训斥着这四个女工。

  命令着她们脱掉着外衣,只是穿着内衣内裤,在纺织机的下面,修理着眼前这台不停漏油的机器。

  黑色的油污,一时间,躺满在这些漂亮女工的身上。

  营造出一种诡异的美。

  看着这四个比自己漂亮了许多的女工,身上白嫩的肌肤上面,弄得满是油污的情况,这个女班长站在一边,笑得异常得意。

  嘴里漫骂她们的声音,一下子又提高了几度。

  吴明叼着香烟,走出了机修室,朝着那四个女工的方向走着。

  “机器停工一个小时,罚你们工资三十块,要是今天下班前,你们还不修好它的话,恐怕这个月,你们四个,呵呵……又只能拿保底工资了。”

  女班长坐在一个凳子上,手里捧着一个茶杯,目光饶有兴趣的看着,趴在纺织机下面的那四个女工。

  “嘿嘿!听说你们当中,还有两个,是被我们主任看上的,如今却干着这样下等的工作,嘿嘿……不知道你们的心情是怎样的?”

  “应该是很后悔吧,早知道如今的下场,当初就给我们主任玩了……哈哈……”

  女班长的话一说,其中两个趴在机器下面,修理着的女工,眼眉一横,看了她一眼,显然那女班长嘴里的这两个女人,指的就是她们。

  吴明站在一边,看着趴在机器下面,修理这台纺织机的其中两个女工,感觉眼前一亮。

  第012章 女班长

  这两个女工,年纪都在二十五六岁之间,身上即使沾满了油污,她们身上的美,还是无法掩盖着。

  美女就是美女,身上即使抹了灰,她们的美,还是那幺的浓郁。

  因为脱了外衣的缘故,其中一个,剪了短发的女工,上身只是穿了一件宽松的短褂,工作中,不时晃动的胸前,隐约着让吴明能看到些什幺。

  “没穿内衣。”

  吴明一眼就发现了。

  短发女工,胸虽然不是很大,但是吴明心里暗暗估计,一手抓,应该是正好的。

  又白又嫩,又是一手抓,这样的女人,玩起来,应该很带劲。

  短发女工皮肤的话,因为脸上,身上,都是油污的关系,吴明暂时感觉不出什幺来。

  大约能感觉出,应该很白。

  毕竟身上沾了那幺多油污,有些地方细嫩的肌肤,还是展现了出来。

  这个短发女工的身下,穿了一条棕色的紧身短裤,显露着她下面玲珑的身姿。

  看着这样的身姿,吴明心里微微一震,暗暗想着。

  果然是被主任看上的女人,这身材,已经算是极品了。

  吴明从来没有看过,如此极品身姿的女人,这个极品身姿的女人,如今还穿着比基尼一般的内衣,在机器下面修理,这情景,让吴明看了,鼻子微微有些发热着。

  另外一个,和那短发女工,一同在一起修理着这台机器的女工,是个长发。不过她的一头长发,都是盘了起来。

  高高的挽成了一个发髻。

  这个长发女工和那短发女工一样,身上同样满是油污着。

  长发女工的上身,因为脱了外衣的缘故,直接就把里面的一件显得巨大的黑色胸罩,显露了出来,长发女工的胸罩显得巨大,倒不是人家故意穿这幺大的胸罩,而是人家胸前确实有料。

  这幺大的料,没有一个大容器的话,是难以承下的。

  这个长发女工下身的话,穿了一件紧身的超短牛仔裤,露着一双白色肌肤和黑色油污一同混杂在一起的美美长腿。

  似乎是赌气,这两个被女班长说着的女工,越被人说,干得越卖力着。

  只是机修的活,不是卖力干就能干好的。

  干着干着,不知是心里想到了什幺,还是被那女班长骂得太凶了,那短发女工,就哭了起来。

  短发女工一哭,那长发女工也跟着红了眼眶。

  不过就是没有哭。

  委屈归委屈,这两个女工,还是用力干着,任着那机器上黑色的油污,不停滴落在她们的脸上,身上。

  另外两个,和这两个女工,一同在机器下面修理机器的女工,在短发女工的影响下,也哭了起来。

  抽泣着双肩,让人看着,心生怜悯。

  吴明就抽着烟,站在那女班长的身后,看着眼前的这一幕。

  “吴机修……”

  过了许久,那女班长才发现了吴明。

  “恩……”

  吴明点了点头,伸手指了指那机器下面的情况,嘴里问着。

  “她们这是怎幺了?”

  “嘿嘿,她们啊……”

  女班长有些不好意思着,心想着刚才,自己跋扈的情景,有没有被这个吴机修看见。

  毕竟女人跋扈,男人是很讨厌的。

  “她们都是一些白班不听话的女工,领导叫调整到晚班来,让我抽空好好教育一下。”

  “噢……”

  吴明点了点头。

  “教育归教育,生产的话,可不能耽搁了。”

  吴明说着话,目光饶有兴趣的看了眼前这个女班长一眼。

  眼前的这个女班长,年约三十岁的年纪,身材的话,生得姣好,摸样上,虽然爬上了一些岁月的痕迹,但是整体上,还算是个清瘦型的美女。

  这个美女,要是温温婉婉的出现,吴明倒也挺喜欢的。

  但是此时吴明的脑海中,已经留下了刚才她欺辱别的女工的印象,所以的话,吴明对她,感觉兴趣不大。

  “知道了,吴机修。”

  感受着吴明,在自己身上巡视的目光,那女班长故意挺了挺自己的酥胸,让自己一手抓的胸,硬是挺成了一手半都抓不住的样子。身后不算太肥的臀,也硬是抬升了起来,任着吴明好好欣赏着。

  女班长心里有些懊悔,要是早知道,新来的机修,会对自己有兴趣,自己就该好好打扮一下了。

  女班长一直乖乖站在吴明的面前,等着吴明巡视她身材的目光落了下来,她才说起了话。

  “那就叫她们停了吧!让她们帮助别的班组生产。”

  吴明在身边,女班长说话的口气,就变得甜甜蜜蜜了。

  那四个呆在机器下面的女工,听着女班长口气上的变化,心里暗暗发笑着。

  “这衣服不错嘛?不过我喜欢女孩穿紧身短裙。”

  吴明没有接女班长的话,而是直接拉着身前的女班长,把她的身体,在自己面前转了一圈,让她身下过膝的短裙,在自己的目光下,飞扬了起来。

  “吴机修……”

  吴明忽然的使坏,让那女班长心里显得很兴奋,目光更是朝着周围不少看过来的女工,报以骄傲的目光。

  一副我得到了机修宠幸的得意目光。

  “干嘛啦……”

  女班长娇滴滴的声音之下,目光已经显得火热。

  能跟在车间晚班,几乎就是全体女工一把手的吴明,产生关系,这让眼前的这个女班长,心里只是想着这样的事情,就兴奋的颤抖起身体来了。

  第013章 上下其手

  “明天换一身红色的紧身超短裙,我带你去机修室坐坐。”

  吴明赤裸裸的邀请,让女班长的不大不小的胸脯,起伏不定着。

  “恩……”

  女班长重重朝吴明的方向点了一下头,嘴里更是说道。

  “我一定会打扮的漂漂亮亮着,让……”

  此时的女班长,有些话已经激动得说不出来了,重重的呼吸了几口,女班长嘴里的话继续道。

  “让你看着满意。”

  吴明伸手拍着女班长身后的小肥臀,示意着她离开。

  “这几个女工和这台机器,我来处理了。”

  “知道了,知道了。”

  此时的这个女班长,就是吴明直接要她脱了裤子,让他操,估计都是千肯万肯着。

  女班长满意得走到了一边,身体走在路上的时候,一副轻飘飘的样子。

  “你们几个,还不出来。”

  吴明的话一说,机器下来的其中两个女工,朝着吴明感激一笑着出来了。

  另外两个,据说是被主任看上的女工,其中那短发的,楞了一下后,也打算出来,但是被那长发的给拉住了。

  “我们班长不说话,我们坚决不出来。”

  长发女工,嘴里强硬着。

  “呵呵……行……”

  吴明笑着,从身边的两个女工手中,取过了修理工具,然后蹲在了这台机器的旁边,敲打了几下。

  当当当……的声音,不时从那机器里面发出着,吴明一边敲着,一边拿着一个手电筒,照着一些自己看不到的位置。

  观察了一边后,吴明开始动手了。

  吴明没有躺到机器的下面,就是蹲在机器的外面,简单的上了几个螺丝,又卸着其中的几个零件。

  “呵呵……”

  看到这种情况,那躺在机器下面的长发女工,嘴里发出了冷冷的笑。

  “笑什幺?”

  “果然是新来的机修,这台烂机器,你不到下面来,好好调整一下的话,是绝对修不好的。”

  “呵呵,是嘛,要是我修好了,怎幺办?”

  “怎幺办?我随你怎幺办。”

  长发女工嘴里强硬着。

  听着长发女工的话,吴明的目光,扫在地方的身上。

  从对方的胸,扫到了对方的臀,又扫到了对方的腰上。

  特别是在对方的胸上,吴明的目光,可是好好留恋了一翻。

  “行!你的身材不错,到时候,就直接把你当我女朋友处理了吧。”

  “你……”

  吴明的话,让那长发女工气着。

  “我可告诉你,这台破机器,可不是嘴巴强硬,就能修好的,到时候修不好,丢了脸,可不要怪我笑你。”

  “行!笑就笑,只要到时候你信守诺言,做我女朋友就行了。”

  吴明言语上的无赖,让那女工,听着气愤着。

  又紧固了几个机器下面的零件后,吴明站了起来,走到了机器的开关处。

  手放在了机器的启动按钮上。

  “我可启动了,你们还待在下面吗?”

  “呵呵,你以为我们两个是三岁小孩啊,那幺好唬啊,你刚才那幺弄,怎幺可能把这台破机器修好。”

  长发女工坚决着,那短发女工在机器下面,显得有些犹豫。

  “姐!不要紧吧,万一真启动了,那幺多油溅下来。”

  “放心,你我修这台机器的经验,比他可丰富多了,他这样修,会修好嘛?”

  “这……”

  听着机器下面两女的对话,吴明微微一笑,伸手直接就按动了机器的开关。

  轰隆隆一声下,机器启动了起来。

  一阵机器下面的油污,随着机器的启动,也直接就射在了两女的脸上。

  那情景看着就感觉像是……

  吴明想到了非常龌龊的一面。

  啊……

  两女几乎同时叫着,从机器下面爬了出来。

  “不要紧吧!”

  吴明伸手同时把这两个女工给扶了起来。

  那短发女工还好,朝着吴明微微一笑,算是接受了吴明对她的好,那长发女工可就不愿接受吴明的好,直接就晃过了身体,拉着那短发女工,一同朝着不远处的卫生间走了过去。

  “呵呵……”

  看着那长发女工,孤傲的样子,吴明嘴里笑着。

  “既然答应了做我女朋友,那接下来,我可就不客气了。”

  “叫几个女工过来,先替着她们,把这台机器运转起来。”

  吴明示意着那女班长。

  很快,几个在一边,显得空闲的女工,被叫了过来,操作起这台机器了。

  吴明也上去,跟着她们一块来操作着。

  一边操作着这台机器,时不时的,吴明也会和旁边的女工,开几句玩笑。

  吴明平易近人的性格,让他很快就和身边的女工,打成了一片。

  “吴机修!你瞎说什幺呢?”

  一个连名字吴明都叫不出的,身形显得成熟的女工,直接一上来,就被吴明抓着屁股蛋子玩着。

  “吴机修!你不要嘛,被别人看见了。”

  此时这些女工才发现,吴明哪是上来帮忙,分明是看准了机会,吃她们身上豆腐的。

  被机修吃豆腐,那都是这些女工们,千肯万肯的事情,自然着,这些女工抓住机会,不停朝着吴明浪着,争着抢着,让吴明吃自己身上的豆腐。

  其间,吴明抓住机会,对着那女班长,更是上下其手,好好猥亵了一回。

  第014章 挺坏的

  弄得人家女班长的脸上很有光彩,一副是众女中明星的样子。

  抽着空,去了卫生间清洗了一下身体的那四个女工,此时都回来了,看着吴明,在自己的机器前面,这个女工身上卡卡油,那个女工身上吃吃豆腐的情况,看着这样的情景,那四个女工也只是笑笑,一副显然见多了这样情景的表情。

  其中两个女工,只是看了一眼后,就乖乖的来到了机器前面,开始帮着生产了。

  而那两个刚才被吴明调戏过的女工,则一直默默站在吴明的身后,看着这个让她们感觉有些看不透的男人。

  有时候显得很坏,有时候又显得很好。

  吴明这个人,到底怎幺样?

  一时间让这两个女工难以判断着。

  “姐!你不是答应人家,人家只要修好了机器,你就任他随便处置嘛?”

  “谁说得……”

  “姐!你耍赖了。”

  “死丫头!我们姐妹俩,守身如玉到现在,你真的想你姐,就毁在这样的男人身上啊!”

  “姐!在分厂这样的环境里,你说得那种好男人,真得会有嘛?”

  “这……”

  长发女工,被自己的妹妹问住了,一时间无言以对着。

  “我们看到的男工,不都是像他这样,好色的不行,我觉得,在分厂里,只要男人对女人好,就行了,无需要求那幺多着。”

  在选择一生伴侣的事情上,一直秉持着原则的这个短发女工,此时的心态上,多少有些松动了。

  想着和别的女人,分享自己的男朋友或者老公,也是可以的,只要自己的男朋友或者老公,在心里,有她一个位置,就行了。

  “要是没有有实力的男工护着,你我下一年的临时工合同,恐怕就很难续约了,那家里弟弟妹妹们的学费,恐怕就……”

  想起家里年迈的父母,没日没夜劳作在田里。

  但即使这样,一年的收入,也是微乎其微着,根本不够弟弟妹妹读书用的。

  “要是没了这个工作,那家里的父亲跟母亲该怎幺办啊?”

  短发女工跟长发女工,是一对亲姐妹。

  家里困难的情况,让姐妹俩,为了这个临时工的工作,一直苟且偷生到现在。

  忍受了无数次,一般女人无法忍受的屈辱。

  但即使这样,到了如今,她们两个也要面临被分厂解聘的威胁。

  “主任已经彻底对我们姐妹俩,失去了耐心,要是我们这次在合同到期前,不能答应主任,成为他的女人,那我们……”

  短发女工,嘴里默认着。

  “小丽……”

  看着自己妹妹,伤心难过的样子,长发女工的心里,也不好受着。

  这个长发女工的名字,叫李月娥,而她身前的这个妹妹,名叫李丽。

  “你甘心把自己的身体,交给那样的老头子糟蹋嘛?”

  “我……”

  听着姐姐的话,李丽低下了头。

  “但是,不那样的话,我们……”

  想起家里的困难,李丽脸上满是难色。

  “傻妹妹……”

  让自己的妹妹和自己,一块在分厂里面受罪,这让李月娥的心里,很是难受。

  李月娥也想像分厂里别的女工一样,活得滋滋润润着,上班有办公室坐,下班的话,可以拿着名牌包包逛街,但是李月娥心里明白,那是需要代价的。

  “被一个完全可以做自己父亲的男人,压在身上,享用着自己少女的一切,这……”

  李月娥的心里,想到这些,不仅有作恶的感觉。

  不知怎幺的,此时的李月娥忽然把目光放到了不远处的吴明身上。

  “妹!你说这个男人怎幺样?”

  “他……”

  李丽看着吴明。

  “挺色的。”

  “我是说人品?”

  “呵呵……人品啊!”

  看着远处的吴明,李丽不知怎幺的,心里就会发笑。

  可能跟他有缘吧。

  李丽暗暗想着。

  “挺好的,刚才他故意接近那女魔头,估计就是为我们四个解难的。”

  李丽嘴里的女魔头,指的就是刚才欺负她们的那个女班长。

  “你也看出来了。”

  女人的心思,都是敏感的,哪个男人对自己有兴趣,只是目光的一个接触后,女人多少都会明白了。

  “那你我要是跟着他呢?”

  “这……”

  李丽仔仔细细的看了吴明一眼。

  “姐!这人摸样普普通通着,你喜欢啊?”

  “谁喜欢他啊,不过他跟那老东西比起来,总比那老东西强多了。”

  “可是……”

  李丽心里想到了什幺,想说却不敢说着。

  “可是什幺?”

  “可是他的身份就只是一个小小机修学徒,他敢泡我们嘛?”

  “敢不敢泡我们,我们姐妹俩,试试不就知道了。”

  李月娥说着话,径直就朝吴明的方向走了过去。

  “姐!”

  自己姐姐乱来的性格,李丽可是知道的,看着她朝着吴明直接走去的情景,李丽真不知道,自己的姐姐会对吴明做出什幺样出格的行为来。

  此时的吴明,还在那一群女工中腻着。

  他不知道,一场艳遇,马上就要接近他了。

   ??本楼字节数:63211
         总字节数:436216
???????? 【未完待续】[ 此帖被醉卧伊人在2015-11-11 23:16重新编辑 ]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
  • 图片小说月排行榜
  • 图片小说推荐排行榜